您现在的位置 : 大邢信息门户网>文化>诺奖终身评委马悦然去世 前后两位妻子均是中国人

诺奖终身评委马悦然去世 前后两位妻子均是中国人

2019-10-31 18:42:34 点击:2511

来源:封面新闻

北京时间10月18日晚,瑞典科学院官方网站的新闻报道显示,著名汉学家、瑞典科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18位终身评委之一马悦然逝世,享年95岁。

18日上午,马悦然去世的谣言传开了。一个来源是四川作家谭开先生。谭先生告诉记者,他从赵久安那里得知马悦然的死讯,赵久安是四川人,在马悦然为他的书写了序言。

20世纪40年代,瑞典人马悦然住在成都陈兴科教授的家里。陈嘉禾和赵是邻居。后来,马悦然娶了陈家的二女儿宁祖。在书中,赵久安称马悦然为“马二哥”。

后来,记者联系了另一位瑞典汉学家兼翻译家陈安娜女士(她翻译了莫言、余华和韩少功的作品)。她说她只知道马教授“近年来身体一直不好”。但是最近的情况不是很清楚。”

然而,晚上8点43分,记者收到了陈安娜的微信:“马教授确实离开了。”她告诉记者,她看到了瑞典学院发布的新闻。

马悦然于1924年出生在瑞典南部。他于1946年加入斯德哥尔摩大学,与瑞典著名汉学家高本涵一起学习古代汉语和汉语音韵学。1975年,他被选为瑞典皇家人文学院的成员,1985年被选为瑞典学院的成员。

马悦然有学习汉语的天赋。在与汉学家高本涵一起学习汉语两年后,他能够阅读《左传》、《庄子》和《诗经》。

长期以来,马悦然是唯一一位懂和掌握汉语的诺贝尔奖评委。他与中国关系密切。1948年,大学毕业后,马悦然来到中国四川做方言研究。他还去峨眉山学习汉语方言的发音。也正是因为这次经历,他遇到了房东的女儿,四川女孩陈宁祖。陈宁祖于1996年去世。他们两人携手走过了46年。这是一个浪漫传奇的爱情故事。

马悦然在国外引进了大量中国古代、现代和当代文学作品。例如,他将中国古典名著《水浒传》和《西游记》翻译成瑞典语,并向西方介绍了《诗经》、《论语》、《孟子》、《史记》、《礼记》、《尚书》、《庄子》和《荀子》等先秦思想家的著作。他还翻译了辛弃疾的大部分诗歌,并组织编写了《中国文学手册:1900-1949》。他对中国古代经典的翻译和评价几乎涵盖了中国古代所有时期和所有类型的文学。

马悦然向西方社会推荐了许多中国作家。例如,他非常欣赏中国作家沈从文。1988年,瑞典学院本应授予沈从文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但他因为沈从文的去世而放弃了。据了解,迷恋沈从文作品的马悦然曾无数次试图说服瑞典学院破例将诺贝尔奖授予死者。在最后一轮近乎疯狂的劝说失败后,这位64岁的老人哭着走出会场。在马悦然看来,沈从文的人物和性格与唐宋诗词相似,而经典的《边城》则是“用弗洛伊德的心理学概念写成的最早的小说”马悦然还将中国山西作家李瑞多的许多作品翻译成瑞典语,并去李瑞家的小山庄插队。他住在农民李锐插队的山洞里,感觉很好。他还支付了全村老少的吃饭费用。整个村庄比新年更加热闹。他还在那里找到了一位警察作家曹乃谦。

马悦然不仅对中国文化有深厚的感情,而且他的婚姻与中国有缘。他的两个妻子都是中国人。第一任妻子也是成都女孩。1948年,马悦然来到四川学习汉语方言,他住在文庙后街的一座叫客庄的宅邸里。马悦然也开始从成都到峨眉进行方言调查。峨眉山让马悦然终生难忘。虽然他只在这里住了半年,但他把这里视为他的第二故乡。离开峨眉山三十年后的1978年,当马悦然再次来到峨眉山时,一个为他拉人力车的农民仍然记得他,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穿着开槽布鞋的农民。

1949年秋,马悦然离开峨眉山,来到成都的华西大坝,与华西联合大学的虞雯教授一起学习汉语。他和另一位汉学家西蒙·华德的儿子西蒙·华租下了教育家陈兴科先生的房子。陈家有两个女儿,美丽如花,纯洁如玉。18岁的陈宁祖是第二个女儿。陈宁祖的父母邀请马悦然用英语辅导陈宁祖。这两个人相爱了。1950年9月24日,马悦然和成都女孩陈宁祖在香港道峰山教堂举行了传统的瑞典婚礼。1996年11月,陈宁祖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因病去世。

马悦然的第二任妻子是陈文芬,中国台湾媒体人士。两人于1998年在台湾相遇。从那以后,两人有了多年的“暗恋”,并于2005年在山西宣布结婚。马悦然和陈文芬(生于1967年)相隔43年。这段婚姻引起了文化界的极大关注,却让他们保持低调。

陈文芬和马悦然

陈文芬说,1998年马悦然访问中国台湾期间,在一次为一群媒体人士举办的晚宴上,马悦然在一个小聊天室里提到了他对木偶戏的兴趣。餐桌上,其他人忽略了马悦然的提议。陈文芬不仅注意到了,后来还担任导游,带马悦然去台湾新庄歌剧院巷观看台湾由来已久的木偶戏剧团萧溪源剧团的演出。

那次一起看布袋戏给了他们一个美好的开始。马悦然非常欣赏小Xi的木偶戏,认为它的表演仍然保留了泉州传统木偶戏的遗产。后来他安排小Xi在瑞典演出。之后,当马悦然有另一次机会去台湾时,陈文芬又陪他去看了《小Xi园》的包展。两人开始有了真正的接触。陈文芬说,从那时起,直到结婚前的五六年,两人交换了2000多封电子邮件来了解对方的生活和思想。陈文芬说,她和马悦然的关系可以说是“基于语言的血缘关系”。这是一种精神交流,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戏剧化。这对夫妇曾经以“南方坡居住区”和“台湾小恶魔”的名字写了一部迷你小说。这本书叫做《我的金鱼会唱莫扎特》。一半是关于瑞典生活,一半是关于马悦然对辛弃疾和李清照和他一起喝酒的神游幻想。据说这本书受到莫言《小说九章》的启发,莫言还为这对跨国夫妇的爱情写了序言。

湖南快乐十分

© Copyright 2018-2019 photcal.com 大邢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